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联盟历史 > 家庭医生“见疗效”需深化医改
  • 家庭医生“见疗效”需深化医改
  • 骨骼健康2020-07-31 16:51:07
  • 据2017年中国家庭医生论坛17日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11月底,全国95%以上的城市注册了家庭医生,5亿多人拥有自己的家庭医生,人口覆盖率超过35%,关键人口覆盖率超过65%。

    有5亿家庭医生的人是官方数据,但这些数据确实与公众的感受有很大差距。为什么?根据财务>报告,在“2017年合同覆盖率超过30%,关键人口签署率超过60%”的目标下,这项任务被分解,甚至增加到基本医务人员。但任务本身并不符合现实。据报道,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家保健站,签一名家庭医生的任务是与实际的家庭医生签4,000:1,合同金额不予扣除。因此,在代表合同签署而仅签署合同不符合正常状态的情况下,导致数据的频繁传输,出现了许多“空壳”家庭医生。

    如果能实现“社区小病、三重病”的家庭医生制度,可以说是一举两得的好事。然而,这种良好的愿景在走向现实的道路上遇到了困难。首先,人才的供应存在巨大的缺口。为实现2020年每10,000名城乡居民2至3名合格全科医生的目标,中国至少需要280000至420000名全科医生。一个专业的全科医生至少需要5年的本科医学专业,3年的全科医生的标准化培训,即整整8年。根据目前的医生供应情况,很难实现上述目标。此外,优秀的全科医生主要集中在三级甲等医院,基层家庭医生面临绝对数量和相对数量的双重短缺。

    其次,在供应不足的情况下,社区医院的医疗水平仍不符合家庭医生的标准。家庭医生必须是全科医生,需要很高的专业和临床经验。但优秀医学生主要被三级甲等医院吸收,社区医院的医生资格比较普遍,由于缺乏临床经验而缺乏临床经验,导致恶性循环。对家庭医生的补贴并不能改变社区医院缺乏优秀医生的情况,目前的补贴包括在公共卫生补贴中,没有额外的补贴。

    如何打破家庭医生制度的困境?你不妨参考一些成功的先例。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家庭医生都是比较成熟的基层医疗体系,虽然他们基本上是由自下而上的私人诊所组成的,但政府主导的中国自上而下的推广也可以借鉴。

    医生的免费执业和诊所执照的自由化是基础。解决私人诊所执照和医疗保健的两个障碍,放开这一环节,使专业医生能够离开公共系统,成为家庭医生。同时,做好医疗监督工作,医生执业资格和医疗事故鉴定已不再局限于医院。目前的医疗监督还不完善,过于依赖医院制度,如果不能保证医疗安全,就不能建立可靠的分级诊断和治疗体系。以严格的监督保障医疗安全,在市场竞争中保持家庭医生的水平,是家庭医生制度的出路。

    此外,在医生薪酬方面,需要改革整个医疗保健系统的收入结构。目前,咨询费仍停留在纸面上,医生只能靠药物来提高医生的收入,这对整个医疗体系是非常不利的,也阻碍了家庭医生制度的发展。英国的家庭医生制度非常成熟,除紧急情况外,所有病人都必须去看签约的普通家庭医生。家庭医生认为有必要向医院求诊,每位向家庭医生注册的人将得到84英镑的国家补贴,慢性病患者的人数和管理质量评分将影响他们的收入。只有当医生的收入与他们的能力和责任相匹配时,他们才能有一个更健康的医疗环境,更好的医生才有成为家庭医生的动力。

    根据目前家庭医生系统的发展情况,到2020年,数据指标可能会达到,但实际效果无法达到。目前,与其追求数字,不如放慢脚步,从全科医生培训、医生免费执业、开放诊所执照、逐步完善医疗监督等方面入手,逐步实现我国家庭医生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