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联盟历史 > 【网络连载】伏虎骨科名医任德忠和他的儿子任继辉
  • 【网络连载】伏虎骨科名医任德忠和他的儿子任继辉
  • 骨骼健康2020-09-16 16:27:17

  • 转摘 四川新闻网 记者 罗衫

      我曾以医生为题材写过两篇小说,一篇发表于1994年的《中国作家》,另一篇见刊于2006年的《广西文学》。作品中的主人公都是乡医,乡医们潜在的文化品质及其道德力量,曾经不止一次让我挑灯细节,飞升想像。乡医文化深厚的积淀是构成民间文化的一个光辉的亮点。

    任德忠

    任德忠的儿子任继辉

      任德忠和他的儿子任继辉,他们对病人痛苦的医道理解与关怀,他们解除病人痛苦的灵巧见效魔幻般的技能,又足以让我提升成一个漂亮的文学题材,但他们首先值得我以记者的目光去打量他们,去选择他们,倾听他们,并且热烈地真实地表现他们。

    拜师西充 初试身手

      62岁的任德忠,瘦削而健朗,聪慧而细腻。1947年农历正月十九,他出生于四川南部县伏虎镇三村七社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1950年,他过继给当地名医任显清。1963年,聪明好学的任德忠从南部县建兴中学初中毕业后,受条件限制,失去了继续读书的机会。初中毕业生任德忠没有随继父学医,而是去了20多里之外的西充县罐垭乡,师从骨外科乡医杨洪树学习骨外科。十五六岁的任德忠之所以选择这条从医之路,是他目睹过邻里腿被摔断,手被折断者的痛苦,目睹过他们艰难求医的苦况。从他决定未来要迈向救死扶伤那一刻起,他就决心要精研医典,探索病理,努力学成一代名医!白天,他跟师临症,晚上伏案于《医学初步》、《药性歌诀》、《汤头歌诀》、《伤寒论》、《温病学》、《黄帝内经》、《医宗经鉴》等典籍,中医望闻问切,寒热虚实 ,阴阳五行,辩证施治等诊断原理,任德忠无不默识于心。

      1964年11月中旬,一次,他从罐垭回到村里,村里有个会讲神喻的老汉,他叫任光明,任光明有个媳妇姓李,人称李女子,40多岁的李女子久咳多痰,痰中带血,气喘、气短,小便失禁,远近 知名中医蒲含华、张明典、张熙瓶、刘家瑜都为之把过脉,却一直药不见效。任光明考任德忠:“你在学医,给我们李女子也开个药方试一下?”任德忠看过病人,真开了一方.任光明接过处方,目光却在17岁的任德忠身上扫过了几圈,迟疑许久,才叫他儿子任成先拿着药方去了伏虎场。在伏虎场一个药房门口,任成先碰到了任显清,任显清招呼过他,问及李女子最近的病情,任成光说:“这是德忠开的方子”。任显清看过养子的处方,他把方中的“人参”改成了“党参”,目光几次滑过另一味药:熟地。回到家里,他叫过任德忠:“你胆子太大!那个病经过几个名医都没有看好,你敢开方子!人参有多贵?熟地是干啥的?”医德、医技皆堪称楷模的继父,其言,任德忠岂敢违拗?但他心里还是觉得对这个病不能轻易改变自己的见解:致病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因为营养不良,肝阳不足,肾虚所致。人参不应替换,熟地不能删减。

      让任光明和他的儿子任成先不敢相信的是,李女子竟因这剂药病情大减!

      继之,任德忠还原其方,让病人再服一剂。

      冬天里,阳光温柔地滑过任光明家低矮的屋檐时,李女子已经轻松地接受生产队长安排的农活了。

      医生最大的愉快,莫过于见到病人健康的微笑。

      信心十足的任德忠,在充分掌握中医理论的基础上,深入《中医外科学》、《人体解剖学》、《中医正骨学》、《华佗妙方》等外科精典,彻悟经络与脏腑,脏腑与经络间的关系,在老师悉心指导下,稳固地树立了由外及里、由里及外,辩证临床,辩证施救的治病理念。

      1965年3月,伏虎镇五村六社一个叫任春儿的小姑娘不小心摔倒在干田里,尺挠骨骨折,家人请杨洪树医治。杨洪树带徒弟出诊。杨洪树想让徒弟的乡邻知道,徒弟本事不小!他让任德忠接诊。在老师面前显本事?任德忠心里不免怯怯焉。老师注视着他,乡邻也在注视着他,该如何下手呢?——对,老师常说,接骨,直的直接,弯的弯接!目睹小姑娘红肿的伤口,疼痛难熬的样子,他还是下不了手!杨洪树说,慈不接骨啊!胆要大、心要细。听老师这么说,任德忠细心地摸准了断裂部位,迅速地施以了手法复位,固定用药。

      一个星期后,任春儿就消肿了。

      任德忠治好过李女子,又当着众乡邻面,医好了任春儿,顿时就有了声誉,就有断了肋骨、胫腓骨来求医的。

      1966年春耕时节,伏虎镇四村六社杨明金的儿子骑牛,被性烈的水牛从牛背上摔下去,小腹被牛角戳了一个痛,肠子露了出来,疼痛难忍!那时候农村缺药,任德忠外用生肌药包扎,内用中草药消炎抗感染。那么严重的病,10多天过去,伤口竟奇迹般愈合了!

    得道盐亭 师承名医

      1966年11月,文化大革命已烽火连天。硝烟弥漫至1968年,原本平静的乡场,一夜之间竟陷入了激烈的派性斗争。一直在场上摆摊行医的任德忠,因“观点”与当地多数人有别,他不得不避难与之相邻的盐亭县县医院。同时避难于这家医院的,还有南充医专外科主任李昂,南部县县医院外科主任李云光,他们和盐亭县县医院外科主任赖先贵,都是华西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任德忠万万想不到因为文革,因为派性,他能在异乡见识这些名噪一方的外科专家。他既拜赖先贵为师,也经常向李昂、李云光请教。武斗枪声刺耳,伤号一个接一个。任德忠忙前忙后,决不放过一次学习机会,几个月过去,他学会了输液,学会了缝合伤口,学会了照片、看片,学会了西医治疗骨伤。

      专家们精湛的医术,舍己忘身热忱服务病人可圈可点的细节,可佩可叹的执业姿态,无时无刻不在猛烈地叩击着任德忠的心扉!

      要像他们那样,成为一代良医!他的心灵就在那样一个狂热年代一次次被升华,他的人生目标就在那样一个荒唐岁月被他悄悄地牢牢地锁定!

      武斗平息,后来,任德忠回到伏虎,在骨外科领域,他已经是一方无可替代,勿庸置疑的权威了,出现在伏虎及附近乡镇的外伤,没有不接受他治疗的,且没有一个转治的。

      任德忠红了!

      任德忠红了,当时当地有些人却害上了红眼病:我们肩挑背磨,他却好耍,他为啥比我们好过?于是,就有人拿任德忠出身富裕家庭说事,他们不准他进医疗点,去场上行医,也有人干涉。

      其时,南部县千秋乡有个叫罗明升的人在县政法部门工作,其兄罗明高手骨骨折,村里有个五保户叫谭元祥腿骨骨折,皆求医于任德忠,二人康复后,罗明升希望当地干部不要卡任德忠,任德忠又才公开行医。

      时过30多年,任德忠还清晰地记得这个令他终生难忘的医例——

      1972年2月,千秋乡九村村民罗大扩的父亲在砌泥石墙时墙体倒塌,胫腓骨斜性骨折。罗家无钱就医,日久天长,患者伤口化脓,骨头显露。罗大扩替父含泪求医于任德忠。

      任德忠去了罗大扩家。

      病人的病况以及病人穷苦的家境,让年轻的骨外科大夫既震惊,又辛酸!

      患者肌体组织溃烂,奇臭难闻;

      没有消炎抗感染药,医治棘手;

      患者家徒四壁,衣食尚且不济,药费从何而来?

      放弃,离开半间昏浊的茅屋,外边就是山峦,就是流水。

      但是,任德忠没有放弃。

      他俯下身子,轻轻拨开溃烂的伤口,夹出了10多个骨刺,切除了冒出体外约5公分的死骨,以中草药包扎好了伤口。

      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半个多月过去,患者病情竟有了明显好转。

      后来,他完全康复,又成了村里的主要劳动力。

      与此病例相似:伏虎镇九村孙玉昌,这年秋收不久,他远去盐亭县大坪场卖米糠,途中,不慎失脚将股骨摔断。孙玉昌就医于一个建筑施工队诊所。时过数日,孙玉昌依然高烧不退,伤口流脓流水。久之,孙经济支撑不住,只好回家自己买药涂伤口,自己注射消炎药。又经半年之久,伤口上结??于任德忠。——患者的骨头未接上,竟误治这么久!任德忠以软膏包扎伤口。黑痂脱落后,凸显于体表的骨头早已坏死。任德忠利索地切除了死骨,继之以中草药包扎伤口,继之以小夹板固定接骨部位,孙玉昌亦如罗大扩之父,也奇迹般康复了。

    父子携手 救苦一方

      医者,道也,仁术也。

      任继辉刚上高中,任德忠就为儿子指明了前途:高中毕业就学医。1991年,任继辉离开学校后就去了南部县县医院,在名医指导下,一边看书,一边研习骨外科。命运似乎注定他就是一个优秀的骨科医生,任继辉高中时数理化一般,2006年毕业于重庆卫校成大。而对于医学,他却有着浓厚的兴趣,有着极高的领悟力,学医一年余,他就能独自临床,且手法干净、利索。

      儿子聪慧好学,任家医术后继有人。任德忠悉心指导儿子读书,悉心传艺,父子携手,尽德尽智,尽心尽力解除患者病苦,驱除了无数患者因重伤而积压在心口上的阴霾,免除了无数家人担心亲人重伤导致伤残而挥之不去的忧愁。

      记者不妨从任德忠父子大量精彩的病例中掇拾二三,供行家点评。

    病例一

      1999年1月11日,盐亭县雄关镇前进村李老太婆不慎重伤,手尺挠骨粉碎性骨折,求治于当地,几个月后,受伤部位坏死,有两根骨头粘连在了一起,医生将采取最后一招:锯手。家人陪同患者求医于任德忠父子。父子俩认为不到最后不能让病人落下残疾。他们采取中西医结合,以中医为主的治疗方案,李老太婆不仅未失去一只手,且健康如初。

      病例二

      南部县玉镇乡四村陈尚理侄女的女孩子 ,阴疮,久之未愈,不慎骨头被歪断,求医于盐亭县县医院,陈家家贫,承受不起每天数百元医疗费,家人携女出院求医于任德忠父子。父子俩接诊:病人先前所患为骨髓炎,久病未愈,气血亏虚,不慎造成大腿骨折,现在准确定义应该是病理性骨折。认准了病症,父子俩对症施治,小姑娘现在已二十多岁,影像显示,复位很好。

      病例三

      伏虎镇三村六社90多岁的龙久明老人,早上起床翻身,忽然感到一只腿疼痛难忍!老人的孙子龙大海赶紧找来任德忠,任伸开五指,五指滑过病人疼痛部位:老人老了,骨质松散易碎,股骨骨折了!任德忠既采取传统复位,固定,更施之以气血两补。时过不久,90多岁的老人又下地了。

      病例四

      南部县义丰乡周腊明夫妇经营一辆中巴车,这年四月,周车行至南部县建兴镇,其妻站在车门口招呼乘客,周车不幸与另一辆小车相撞,其妻双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就近就医于建兴医院,院方按常规输消炎药,打石膏,此后,又请南充的骨科专家来建兴会诊。会诊意见为,病人双腿已失去运动能力,只能作最后处理:截肢。截肢?患者和家人都不愿接受这个现实!思来想去,他们决定找任德忠父子试一试。任德忠取开石膏,让他不愿细看的是患者伤口已经长蛆,脚后跟底骨、跟骨裸露!尽管如此,任德忠眉头上还是闪过一丝亮色:患者脚趾尚有感觉,双腿肤色尚未呈明显病变!任德忠告诉他们,用不着截肢,也可以治好,但时间长一点。任德忠之所以有此把握,那是数年前,他有个亲戚跌倒在了一个臭水坑头,伤口感染,溃烂生蛆,后来,任德忠为之妙手回春,尔后遇到这种病,他心头就有了底。但是,建兴的医生闻讯还是坚持截肢。结果,任德忠以他精湛的医术,让这个病人健朗地步入了新生活的旅程。

     病例五

      南部县柳驿乡八村20岁的小柴,从外地打工返乡,和小孩取乐,被小孩们猛然推倒,小柴扑地后疼痛难忍。家人赶紧送医。骨折!医生施之以钢针复位,但钢针一取,骨头却又错位了,七个月之后,伤肢短缩约8cm,畸型愈合,股骨正中已形成假骨关节。家人无奈,转而求医于任德忠。病人系股骨斜性骨折,前医只考虑到股骨部位,未思及小腿要活动。任德忠的初步结论是:弄不好,小柴会残,任德忠没有收治小柴。时过三个多月,小柴的父亲再次找任德忠为儿子治病。任德忠虽未答应,心里却也丢不开这件事。这年四月,他去柳驿乡为人治伤,途径小柴住地,任德忠想去看看小柴的病情。小柴家栽秧,众人正在吃午饭。小柴卧病一侧,任德忠查过患者神经反射,他撂下一句话:“你们不要着急,还看得好。”闻者不以为然,无不哂笑。任德忠说:“不相信?你们把他抬到场上来。”

      任德忠父子打破常规治法,在不施麻醉条件下,对病人采取强牵引,且由局部固位到大面积固位,时过数日,小柴竟完全康复。

      病例六

      南部县神坝乡有位冯老师,暑假,骑摩托车去钓鱼。途中,摩托翻车,冯脚颈开放性粉碎性骨折,求医于任德忠。任要其住院治疗,冯接受包扎后就回家了。临行,任再三叮嘱冯,5日或7日内要换一次药。并让冯签了字。冯未按时换药,一个多月后,冯脚颈骨外露,改求医于南充一大医院。医生要开刀。其时正值盛夏,冯犹豫。医生说,不开刀要残。冯以此找任德忠扯筋。其筋有什么可扯的?但出于医道,任德忠说:“我不开刀给你治,残了,我赔你!”冯安心住下了,任德忠父子未动一刀就根治其伤,尔后,这位老师介绍过不少患者来伏虎求医。

      病例七

      南部县柳树乡八村50多岁的任开程,这日,任骑摩托去南部县赛金场。途中,两摩托剧烈相撞,任盆骨骨折,左腿股骨骨折,右腿肌肉80%撕裂。家人当即送南部县二医院救治,后转入南充一家大医院,这家医院要其准备25万元截肢。花20多万截成残废,让任开程痛上加痛!"死也死在家里!"失去求治信心的任开程不愿截肢,强行出院后,求治于巫医和乡医。巫医和乡医都不能解除患者从盆骨到小腿的隆肿、高烧、伤口溃烂、皮肤发亮等症状。在乡邻介绍下,家人抱着试一试心理,问询于任德忠父子,有没有治好的希望。任德忠看过伤势,安慰其家人:"不用截肢,有治好的希望。"任开程在上海谋业的女儿听说父亲有救,愁眉顿解,她问任德忠:"有没有把握喔?"任德忠回答:"我们努力。"

      ——采取穿刺疗法!任德忠父子精心研究出了一条救治方案。他们为病人抽水,抽出了3800多毫升血水!他们为病人一点一点清除溃烂组织,清了六七天!

      任开程说:"没有你们的医道医术,我这条腿早就喂狗了!"

      病愈后的任开程愿花两万元给他们父子作广告!

    病例八

      赛金镇三村14岁的男孩小杨从高楼上摔下来,右股骨、股骨颈、大转子、小转子均粉碎性骨折。家人带小杨求医于任德忠,但后又去南部、南充、成都,专家们一致意见为开刀,换金属股骨,现在换一次,二十四五年时重新换一次。开刀,换取人体组织,痛苦,且不必说,一大笔医药费从何而出?后来,家人带小杨再次求医于任德忠,任德忠和他的儿子任继辉采用牵引手法复位,外抗感染,内舒筋活血等有效疗法,小杨日渐好转,家人对任德忠父子称道不已!

      病例九

      南部县光中乡大云村杨永成帮人修房子,不慎从房顶上摔下来,腰二三椎粉碎,两腿无知觉,小便不通,求医于任德忠父子,父子俩治了两天,家人感到“任德忠骨科诊所”就医条件一般,怕延误救治,不放心,转院于南充一家大医院。院方要其准备18万元开刀。病人家属找房主要钱,房主没那么多钱。杨家自家也难于找到这么多钱。无奈,家人只好带杨永成回到任德忠诊所,其意已不在于他们治得如何,而在于借这个地方养一养。任德忠父子理解病人和他的亲属,他们采取上下牵引等治疗手段,春节前后,杨永成奇迹般康复了!但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女儿竟因父亲意外康复喜极而逝!

      与杨永成病似:赛金镇九村40多岁的杨连珍摔伤,腰二三椎粉碎,且腰椎椎管破裂,腰部剧痛,双腿失去知觉,小便不通。家人要护送她去西充县县医院检查,杨连珍不愿去西充,她说,杨永成那么重的病都在任德忠那里治好的,我相信他们。杨连珍不是一般性骨折!任德忠父子格外小心,他们采取的每一个治疗步骤都要征得病人同意,都要求病人签字。结果让病人及家人欣喜不已的是,杨连珍康复了!病例十南部县石泉乡十一村40多岁的袁怀江遭拖拉机碾了,盆骨粉碎性骨折,股骨被撕裂,腹沟两边破裂,肾囊被伤,睾丸外露,求医于伏虎一医院,久久不见丝毫好转。后求医于任德忠父子。父子俩见其两胯烂了,两胯间露出两条缝,右腿肌肉被压烂后结下了一层黑疤,病人时哭时叫,时而神志不清,父子俩劝其送大医院治疗。家人带袁怀江去另一家医院求治后,又求救于任德忠父子。无奈,父子俩只得收下这个病人。他们为之精心清创,精心施治,袁怀江也意外康复。

      病例十一,病例十二……

      比如赛金镇十五村30多岁的向维秋给向春秋家修房子,从房顶上摔下来股骨骨折;比如南部县老观乡50多岁的蒲宗殴肱骨粉碎性骨折,已经准备好接受一家医院的手术治疗,第二天求医于任德忠父子;比如石泉乡十二村59岁的周怀玉,乘坐摩托去柳驿乡赴喜宴,途中摩托翻车,周双腿粉碎,露出骨粒如米粒,大小医院都要施之以截肢,后求医于任德忠父子;比如石泉乡十一村70多岁的张星之,翻瓦,雨滑,从房顶上摔下来双手尺挠骨、肋骨、盆骨、股骨、胫腓骨折,无医不说已经无药可救,家人已备下棺木,但病人不落那口气,后求医于任德忠父子;比如伏虎镇八村50多岁的范炳珍被??色,骨头外露;比如盐亭县金丰乡30多岁的董瑞全骑车,途中与一小车相撞,胫腓骨断成8段,在盐亭县医院日耗医疗费千余元,且要准备数万元手术费,后求医于任氏父子;比如南部县大河乡四村任志一去年大地震被余震造成上臂肱骨粉碎性多段骨折;比如大河乡十三村孟天发93岁的母亲股骨粉碎性骨折;比如在青海工作的柳驿乡人宋子龙在车间干活,从高架上摔下来,胫骨、腓骨骨折,已准备好接受截肢现实,后有乡邻告之良医任德忠之医术后,求医于任德忠骨科诊所……数十个,数百个,数千个疑难重症,一经任德忠父子接诊,尽皆奇迹出现!

      任德忠和他的儿子任继辉,在伏虎及周边地区已成为了有效治疗骨伤的一个亮闪闪的符号!

      父子俩不仅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且收费相对很低。诸如上述大病,如求治于大医院则无不要耗费巨资,但任德忠父子接诊,最多耗资几千元,有的甚至因为困难,只给了几百元钱!大爱于医。

      记者相信,任德忠和他的儿子任继辉,未来,一定会在救死扶伤辛劳的人生历程中,更加完美地显示出一代良医的医术、医德与医风!他们的名字,也一定会像地方前代名医如南少修那样,长久地存留于百姓口中,长久地生动而深邃。

    附患者周怀玉、任开程病愈后致任德忠父子感谢信。

      周怀玉感谢信

      我叫周怀玉,59岁,家住石泉乡十二村五社,今年9月6日我去柳驿乡十一村吃酒,坐的摩托车后面没有踩脚的地方,发生了车祸,左脚后跟被轮胎刮掉,跟骨粉碎性骨折、胫腓骨骨折。在治疗过程中,医生说要成败血症或骨髓炎,又说要截脚。后经人介绍去任德忠医生处治疗,任德忠父子接诊时,我伤脚高烧,肿胀剧痛,胫腓骨粉碎性骨折,跟骨粉碎,后跟肌肉全部坏死,肌肉变成紫黑。开始,他们不治,后多方说情,他们照像存底,立约盖章签字后才收下。经过两个月精心治疗,真是枯木逢春,保住了完整的脚,现在已完全康复。我们全家人为表示衷心感谢:1、送锦旗;2、致感谢信;3、转播录像,以表达我们全家人的心愿。

      周怀玉 袁怀尧

      2002年11月

    任开程感谢信

      惨遭车祸何处往?德忠骨科最理想。

      不是神医赛华佗,各种骨伤一一康。

      为何这般赞赏任德忠父子呢?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我叫任开程,家住柳树乡太阳宫村三组,今年4月21日我骑助力车第三次前往花罐场(赛金镇)接外孙女,行至冯绍才屋后头转弯处,被正面迎来的一辆150摩托车撞翻在地,我当场昏倒,人事不醒。

      这一撞,我右大腿内外侧多处受伤,左右股骨关节骨折,盆骨边沿多处受损,当天就去南部县人民医院接受骨科治疗。

      在南部县人民医院治疗的10多天里,我度日如年,每当夜深人静时,我都痛不欲生:伤势无一好转,两腿肿胀难消!万般无奈,只好转院于南充川北医院求治,专家会诊:右腿必须截脚,左腿股骨头更换,必须准备治疗费25万元。一个求生的人,被庞大的治疗费所征服,只好回家以“神”、“医”两结合治,15天后人精力耗尽,肿腿变色,伤势越发严重。乡邻邓代玉来看我,心酸难受,叫我到伏虎去找任德忠医生治疗。

      我于5月21日包车冒雨来到伏虎,求任德忠医生治疗。

      初来时,他们对我的误诊悲叹,继而,在我肿胀30余天的右腿上开口引流, 7天后肿消了80%;同时又8次去疤清修,一月后新皮长出,并能独立行走,两月后基本康复,行走自如,并能为家里干活。不但没有截脚,而治疗费只用了南充会诊估价的1/50。

      千感谢,万感谢,都感谢不尽神医的高超医技;

      千感谢,万感谢,都感谢不尽神医的高尚医德!

      任开程

      2006年7月